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 - 試讀